不会起名好麻烦啊

狗狗孩子,不要暴打我呀!

初夏

cp:宅醒宅无差

“顶你点解会喺度嘅?”

“?”

廖子朗上下扫视了几眼明显没听懂他讲什么的日本男人,咂了咂嘴,还是没把那句话翻译成英语。他叹了口气,搔搔头,侧开身子把男人迎了进门:“算了,你进来吧。”

“谢谢你,Lesion。”江夏优朝他点头致谢,把大包小包拿了进门。

廖子朗用后槽牙磨了磨嘴里的雪糕棍,纠正他:“廖子朗。我现在休假。”

正在放下行李的日本男人闻言,停下了手中的动作:“……好的,廖。”他顿了一下,好像想起了什么,“我来香港是有任务,带着枪住酒店也不方便。”

廖子朗本来也没指望平日不怎么说话的家伙能告诉自己多少事,见他主动解释还有一点点惊讶。估计是秘密任务之类的吧,他在脑子里...

Bang!

if!900
【我还是爱康的

天台上吹过的风鼓起了他的衣服,白色的雪片消失在了同色的布料上。黑色的战术背心上划出了一片阴影,能显示数据的玻璃被穿透出一个孔洞,电流在头盔边缘闪烁。

他蹲着栏杆旁,紧盯着狙击镜中的目标,等待着最好的时机。

呯。

风停了。

橘红色的发丝在冷空气中颤抖,蓝色的血液浮在皮肤涂层上流动,冲散了仿生人组成的群体。

他拆卸,整理,然后起身,跨过地上的尸体离开,正如他来时的模样。

红砖墙上的叶子干枯发黄,藤蔓根部的落叶从模糊的塑料针管上滑下。他把狙击枪架在生锈的栏杆上,瞄准着楼下的目标。

过去接近一年的猎杀行为让目标看起来紧张而谨慎,与他相似的脸庞左右乱转,看起来...

Souvenirs

cp:720000
ooc、角色死亡注意

冰冷的白色灯光从他头顶上方投射下来,照亮了整个房间。规整摆放着的仪器运行良好,各项指数稳定。角落的柜子上有一套叠放整齐的衣物,黑底银色菱格装饰的领带摆放在衣物的表面中央,看起来就像是曾经的拥有者穿戴时的模样。正中央的是手术台,一具身体被摆放在手术台上面,他正站在手术台旁有条不紊地工作着。
这是他的工作室。
台上的身体一丝不挂,但还保留着皮肤涂层。头部眉心中央被穿透出了一个窟窿,破损组件的表面残存着被高温熔融过的焦黑色痕迹,边缘也有少量气泡的形状。残存的釱液已经不足以流动,静静地停留在组件表面,缓慢地汽化着。窟窿深处的处理器已经失去光芒,本该包裹在橡胶内...

画作

cp:马赛
对话注意

赛门领着康纳穿过大厅和回廊,来到一扇门前,掏出钥匙准备开门。
“今天上午马库斯临时有事出去了,他让我带你进他房间等。”
“所以他今天把钥匙给你了?”
“不……在搬进新耶利哥的时候他就给我了……我不明白……好了,门开了,进来吧。”
仿生人的房间都很简洁,马库斯的房间也不例外。与耶利哥的其他仿生人的房间相比,他的房间里只是多了一张书桌、一个临时放文件的柜子、几张椅子,还有一个画架,上面架着空白的画布。
赛门搬来两张椅子,示意康纳:“我们坐下来等马库斯吧,他很快就会回来。”
“谢谢。”康纳向赛门道谢,但是却站在画架前盯着画布,没有移动,“我不明白……”
“怎么了吗?”
“有一件事我不明白……赛...

Spectator

60only

他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旁观者。

从2038年8月23日起,他的记忆模块就开始运转,记录着另一个仿生人身上发生的事。

这本不该发生。

一台RK800的记忆模块,除了它选择自主上传,只有在被模控生命回收后才能读取。他本应该像其他RK800型仿生人一样,直到被唤醒的那一刻才能接收到上一任康纳的记忆。

没有人知道他身上发生的事情。他从不主动联系模控生命内的工作人员,也从不联系程序内的阿曼妲。他隐约意识到自己的特殊性,但他选择什么也不说,只作为一台普通的RK800等待着他被唤醒的那一刻。

他一直通过他的眼睛观察他,观察他身边的人,观察他身上发生的事。他看着他从一个正常的、重视任务的...

Mistake

游戏发售前一周在wb发布,有什么bug我也不改了

雨水冲刷着地面。

蓝色的液体在雨中化作丝线,随着水流滑进排水孔。

枪管冒起白雾,又溶在雨中。

跪在地上的躯壳渐渐还原出白色的塑料外壳表面,失焦的瞳孔对准了另一个仿生人。

大雨重复着它最后的话语:

It's me.

他睁开双眼。

“……肢体组装,完成。你好,RK-800,康纳,你感觉如何?”

洁白的墙壁、天花板,机械臂反射着无机质的光。

他眨了下眼睛,转动眼球和脖子环视一圈,额上的灯亮起平稳的蓝光。

“我很好。”

“很好,那么现在检查一下你的四肢。”

“链接正常。控制中枢正常。反应正常。状态良好。我很好。”

“很好。你...

【女猎人x吉尔伯特】计划-序


木门在受到斧子多次的攻击之后碎裂成块,散落在地。

“不!你会让瘟疫——”

“请安心,约瑟夫卡医生。”

破坏木门的罪魁祸首收起大斧,注视着身前白衣的女性。

“我可以向你保证,今晚瘟疫将不会扩散,猎杀之夜将会结束,兽化病不会触及到你和你的病人,”来者顿了顿,“如果你停止进行输血的话。那么,请借一下,约瑟夫卡医生,我需要和另一个‘你’说说话。”

“什么?谁?”

“噢,你不需要知道,我亲爱的约瑟夫卡。去吧,去照顾好你的病人吧,好好照顾那些‘还活着的’病人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吉尔伯特从睡梦中醒来。房间内一片漆黑,被不知道多少东西弄脏过的玻璃窗没把外面的光透进来...

【灰猎】一个段子


灰烬抚摸猎人的小腿,用尽他能想象到的一切方法取悦身下人。

“……给点反应好吗。”

猎人撇了灰烬一眼:“你还想要什么反应?往上点。”

“……”灰烬叹了口气,刚想说些什么,只听见猎人又蹦出了一句:“我膝盖以下都是假肢,木头做的,不然你以为为什么我跑步声是一样的。”

“???”

童话一则

鸡血上头的产物
奇幻paro
ooc到失去同步

cp:爱德华x凯洛琳

从前有个农场小子,
他工作努力又勤奋。
他爱上美丽的凯洛琳,
共在神明前许下誓言。
一天恶龙扰乱王国,
金钱为赏征召勇者。
爱德华离开家乡成为勇者,
远离他心爱的凯洛琳。
讨伐之路遥远艰辛,
王国骑士伴他身边。
巨龙身下金光闪闪,
勇士双剑寒光粼粼。
十字架在摇摇晃晃,
金发勇士变成恶龙。
恶龙杀死了所有骑士,
却不敢再见凯洛琳。
每到月黑风高夜,
小镇就有人出现。
人影总到房门前,
放下小袋就离开。
终有一日房门打开,
美丽女士抓住影子。
湛蓝双眼细长瞳孔,
兜帽之下鼓鼓囊囊。
“我是恶龙你是人类,
你该寻找另一位。”
美丽女士微笑摇头,
伸手摘掉恶龙兜帽:
“农夫,勇士,大恶...

小记

小女孩相关剧情注意
oc猎人

雅南的风是及其微弱的。

亚丹墓地遍布散落的碎石,却没能掩盖撒在石砖地面的鲜血。墓地上方就是大桥,轻如絮绒的雪被大桥挡住,仅有一些从缝隙间飘落下来。

珀尔站在灯盏前,灰白色的的小信使们围绕着灯柱,发出像是哀嚎又仿佛是祷告的声音。

墓地门口的梦魇迷雾已散,加斯科因神父已死。屋顶上穿着长裙的女尸胸前佩戴的红宝石胸针在灯光下闪闪发光,比血液更鲜艳的颜色刺痛了猎人的双眼。

加斯科因和维欧拉。

这是那个女孩所给音乐盒上镌刻的名字。

……

窗边的红灯幽幽地发着光,隐约可见熏香的痕迹。珀尔站在窗边犹豫了许久,最后还是伸手在玻璃窗上轻轻地敲击了两下。

“猎人小姐,是...

1 / 4

© 不会起名好麻烦啊 | Powered by LOFTER